穆香昙

     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蓝景仪这么想着,最关键的是……
         等等!只见空中一道金光飞快向云深不知处飞来,并迅速下落,将他和蓝思追刚刚扫了半天的落叶刮起,景仪刚想心疼一下自己扫了半天的落叶🍂,刚刚伸出颤巍巍的手准备去安慰一下自己,就被金凌一把抓住手,通红着脸“景仪,快走,金星雪浪开了我带你去看看,我们金家的金星雪浪可是名不虚传。”景仪感觉自己头有点痛,这大小姐怎么又来了!又听之前一直魂不守舍的蓝思追开口了“云深不知处不得私自外出,金公子,要不还是我带景仪去后山走走?”金凌嘴一撇,“你们蓝家还能随随便便去后山?要不还是让景仪和我去金家吧。”思追微微一笑,“金公子,我们蓝家家规有四千零一条,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其中有道家规叫,云深不知处门生不许私自外出?”我们可怜的景仪起之前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默默回想起之前他们两个所谓的带他出去玩,上次金凌带说什么请他吃饭,结果呢!吃到一半便不见金凌人影,他自己带的钱又不够,差点被人留下来洗盘子,蓝家门生让人留下来洗盘子,要是让蓝老前辈知道了,自己不抄家规才怪呢,幸好聂公子路过帮自己付了帐,还有上上次,思追也不靠谱了,去后山,把摘果子的他留在树上,又因后山的禁制不能动用灵力,只得在树上等了许久,才终于被路过的聂公子接下来,还有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
       总之,如果他们两个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景仪看着在那边针锋相对的两人,撇了撇嘴,掏出一包瓜子,默默的抓了一把开始吃,咔嚓咔嚓像只小仓鼠一样。这只小仓鼠嗑着瓜子,感觉有人戳了他两下,“瓜子分我点行吗?”景      仓鼠  仪塞过去一把瓜子,才突然想起来什么,猛的一抬头“聂宗主!”聂坏桑笑吟吟的接过瓜子,“诶,怎么还叫聂宗主呢,咱们谁跟谁啊,叫我怀桑就行。对了我们清河有一家卤煮特别好吃,咱们去尝尝去呗?我和蓝老前辈请好假了”(看见没有!大灰狼!想吃仓鼠那种!)而我们单纯可爱的景仪小仓鼠天真可爱的点了点头,跟着聂大灰狼走了,还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来,画面一转,刚刚还嚣张跋扈针尖对麦芒的两只小朋友现在正齐齐蹲在云深不知处门口台阶上“景仪呢……”“聂宗主刚带(拐)走。”“你怎么不拦着他?”“拦不住……”“怎么?咱们小双壁之一还拦不住?”“金公子啊……”“你怎么还这么叫我?叫我阿凌有那么难吗?”“那么……蓝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蓝思追偏头一笑“阿凌。”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