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香昙

好想写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简称人质情节,晓薛,现代背景,黑化道长,道长单恋洋崽!(不接受反驳)弥补之前我对洋崽的单恋的道长恨……
简单来说就是道长爱洋崽而求之不得,囚禁在家里,答应求爱就肏,不答应还肏,不让穿衣服,让他的世界充满自己一个人,让他绝望,但对他很好,满足症状一切条件洋崽终于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的依赖道长,以道长为世界中心,结尾道长抱着乖巧的洋洋崽,说一句“阿洋,我爱你,你只能是我的,你的世界里只能有我的存在,想让你从内而外只能有我的气味,我爱你啊。”什么的感觉超级棒!
都这样了你觉得没有肉嘛?!我们的目标是!开车!往城市边缘开!在乐乎小受受吞文的边缘来回蹦跶!会尽快写的!

震惊!他们对于自己亲近的人的醉酒状态真的了解吗?

严重ooc,接受不了请撤退,逻辑问题请私戳
曦澄肉文已经在努力码了,放心肉一定一点都少不了,先看看傻屌段子放松放松不?
大家好,很荣幸大家来到我们今天的《魔道说法》,我是主持人,首先看看今天的标题《魔道的各位醉酒的样子》由于我们注重保密性,所以今天采访的各位均没有透露姓名,好的,准备好了吗?来,有请接线员为我们播放视频。
魏无羡
众所周知,我们夷陵老祖魏无羡不易醉,但是!
醉了就不是人。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宗主透露过,以下原话“魏无羡那货平时看着挺能喝的,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把他灌醉,他居然把寝裤套头上手脚并用跑树上去了,叫他也不下来,非说自己是月亮仙子的兔子,要在树上等仙子带走他,嗯,对,这就是仙子名字的来源”
蓝湛
都知道不说了
江澄
虽然我们并没有见过三毒圣手的醉姿,但是!据一位自称江家主母的蓝某人说过,“晚吟醉酒?诚实的可爱”
蓝曦臣
反正肉文里面我一定会提到,这么着急干嘛呢?(皮)
金光瑶
镜头转向一位正在清风明月怀里吃糖的男子,“小矮子喝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醉了就一直在那往自己鞋里塞鞋垫,谁拦也不管用,后来好像?是被他大哥扛走不知道去哪儿?反正他被扛走也抱着他的鞋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聂明玦
据一位身高不足170的金陵人士透露,“大哥醉了和没醉没什么两样,但大哥醉了会更放的开。”(所以这就是您腰疼的原因吗?皮)
薛洋
“其实阿洋喝醉很可爱的”某位清风明月在接受我们访谈时这样讲,“阿洋喝醉后身子很软也很听话的,就是特别容易哭”
晓星尘
某人因为腰疼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并表示想要赏你尸毒粉。(溜了溜了)
金凌
“你觉得他在我的看管下喝醉过?”江宗主式疑惑。(反正都会写……你们淡定)
蓝思追
“这个……”蓝思追式为难“云深不知处禁酒。”

江澄的日记(番外)

极度ooc
别嫌弃我真的ooc严重
     天气:晴转大雨
今天蓝曦臣娶妻了,对啊,毕竟他一个一宗之主应当早些有后代,他的妻子很漂亮,是位大家闺秀般的人物,秀气文雅,浑身的书卷气,待人和和气气的,和他很像,他们一定会有不少共同语言吧,他以后应该会过得很好,多不容易,他终于有妻子了。那个魏不要脸还问我有没有事,我会有什么事?
今天宗内事务真多,得好好整理一下了。
         天气:多云转雷阵雨
今天蓝曦臣他在清谈会把我私下叫出来了,说要和我谈谈,呵,谈什么?我当不当蓝家宗主的小三吗?我拒绝了他,啧,现在金凌还和蓝家那小崽子纠扯不清,管他他还不听,现在跑步速度越来越快了啊。
         最近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点不太舒服,看来等回来得找个大夫看看了,但最近宗内事务繁多啊……算了,再等两天吧,应该不是什么病,撑死就是点小毛病吧。
        天气:阴转多云
今天金凌夜猎得了个不错的名次,我夸了他几句,那小子,快要飘了吧,魏不要脸最近回云梦了,本来就挺胖的,现在又肥了,他那劳什子的蓝二哥养他养的不错啊。
啧,宗内的一群庸医,什么毛病都查不出来,白养他们了,算了,我这可能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可能就是累的吧,等回来过了这段忙碌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一下,给自己放个假。就是……这怎么感觉越来越疼了呢。
         天气:多云转阴
魏不要脸又来嘘寒问暖的,问他怎么转性了也不说,他肯定有事瞒着我,我们从小玩到大,他那点小心思我还能看不出来?他蓝二哥哥最近也不在他身边,而他最近也天天在莲花坞,连仙子都努力克服,他这怎么了?他二哥哥不要他了?
最近疼的厉害,有时候连觉都睡不着,不会是什么病吧?没事,应该也不严重,忍忍吧。
        天气:阴转大雨
蓝曦臣的妻子有喜了,真好,蓝家有后代了,魏不要脸也能开心一点,他总觉得自己害得蓝家没后代亲辈,现在好了,蓝曦臣的妻子有喜了,我让门生送去了贺礼。
嘶——最近可能是因为天气原因吧,总觉得伤更难受了,真是的,有时候晚上痛醒了都睡不着,只能起来发呆。
天气:雷阵雨
蓝曦臣的孩子满月了,很可爱,很像他,挺好的,毕竟蓝家差一点绝后,现在这个孩子能出生也不容易。蓝曦臣怎么还有脸那么看我?放心吧,我怎么会当他小三?
更难受了,最近笔都拿不稳。
天气:暴雨
嘶——有大夫说我这病他也看不出来,怕是活不长久了呢,以后我不在了,阿凌该怎么办啊……
天气:不详
最近只能倒在床上,浑身难受,啧,金凌那小子还哭了,真是,算了算了,以后他和蓝家那个叫蓝思追的小伙子怎么样我都不管了,就写到这吧,拿不动笔了。
天气:不详
听说魏无羡那家伙躲着不相信我生了重病,躲着不敢见我,没关系,他好好的就好。
天气:不详
听说有位神医,不过……那有什么用呢……
天气:未知
配对了
天气:晴
我能活下去了,不过魏无羡那货怎么还没来?
天气:雪
蓝忘机来了一趟,告诉我我的病会好是魏无羡拿命换的药!是魏无羡他给我的……凭什么啊?凭什么不经我同意就——凭什么………
天气:不知
我想死
            后记:江家家主疯魔,三年后自杀,从此他的侄子上位掌管金江两家。

                

想写一篇曦澄文……蓝曦臣和澄澄本来是恋人但因为一些误会什么的事情,分开了,之后一个结婚一个器官衰竭而死什么的,昂……会有一点忘羡追凌元素,应该不会太虐,我怎么会虐呢……唔,那就先码个番外江澄的日记发一下吧

     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蓝景仪这么想着,最关键的是……
         等等!只见空中一道金光飞快向云深不知处飞来,并迅速下落,将他和蓝思追刚刚扫了半天的落叶刮起,景仪刚想心疼一下自己扫了半天的落叶🍂,刚刚伸出颤巍巍的手准备去安慰一下自己,就被金凌一把抓住手,通红着脸“景仪,快走,金星雪浪开了我带你去看看,我们金家的金星雪浪可是名不虚传。”景仪感觉自己头有点痛,这大小姐怎么又来了!又听之前一直魂不守舍的蓝思追开口了“云深不知处不得私自外出,金公子,要不还是我带景仪去后山走走?”金凌嘴一撇,“你们蓝家还能随随便便去后山?要不还是让景仪和我去金家吧。”思追微微一笑,“金公子,我们蓝家家规有四千零一条,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其中有道家规叫,云深不知处门生不许私自外出?”我们可怜的景仪起之前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默默回想起之前他们两个所谓的带他出去玩,上次金凌带说什么请他吃饭,结果呢!吃到一半便不见金凌人影,他自己带的钱又不够,差点被人留下来洗盘子,蓝家门生让人留下来洗盘子,要是让蓝老前辈知道了,自己不抄家规才怪呢,幸好聂公子路过帮自己付了帐,还有上上次,思追也不靠谱了,去后山,把摘果子的他留在树上,又因后山的禁制不能动用灵力,只得在树上等了许久,才终于被路过的聂公子接下来,还有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
       总之,如果他们两个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景仪看着在那边针锋相对的两人,撇了撇嘴,掏出一包瓜子,默默的抓了一把开始吃,咔嚓咔嚓像只小仓鼠一样。这只小仓鼠嗑着瓜子,感觉有人戳了他两下,“瓜子分我点行吗?”景      仓鼠  仪塞过去一把瓜子,才突然想起来什么,猛的一抬头“聂宗主!”聂坏桑笑吟吟的接过瓜子,“诶,怎么还叫聂宗主呢,咱们谁跟谁啊,叫我怀桑就行。对了我们清河有一家卤煮特别好吃,咱们去尝尝去呗?我和蓝老前辈请好假了”(看见没有!大灰狼!想吃仓鼠那种!)而我们单纯可爱的景仪小仓鼠天真可爱的点了点头,跟着聂大灰狼走了,还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来,画面一转,刚刚还嚣张跋扈针尖对麦芒的两只小朋友现在正齐齐蹲在云深不知处门口台阶上“景仪呢……”“聂宗主刚带(拐)走。”“你怎么不拦着他?”“拦不住……”“怎么?咱们小双壁之一还拦不住?”“金公子啊……”“你怎么还这么叫我?叫我阿凌有那么难吗?”“那么……蓝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蓝思追偏头一笑“阿凌。”

啊……超想写一篇曦澄肉……那种蓝豆腐脑被晚吟灌酒,把晚吟按在桌上肏那种,怕澄澄哭哑了嗓子还用嘴给他渡酒结果澄澄因为太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被呛到了……边哭边喘蓝曦臣我要打断你的腿,然后被喝了酒黑化且亢奋的涣涣一边说着骚话一边撩,澄澄难过,澄澄委屈,但又撩不过蓝涣于是就只能用手勾着蓝涣脖子哭着吼我要打断你的腿,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自己腿都要折了,于是气呼呼的回娘家了
澄澄那个铃铛……挂脖子上肏一下响一声貌似很爽的样子诶……啊……想写……

回娘家

“今天宗主又在莲池边赏景了啊?”“是啊,你新来的不知道,每年自打入夏,宗主每天凡是有闲,便会在在莲池旁边赏景……”路过的门生渐行渐远,江澄在心里头嗤笑了一声,赏景?赏什么景?人都不在了还赏景?真真是……当年他年纪尚小,便家破人亡,好不容易自家发小被强制献舍回来了,却被蓝家的白菜拱走了,我们江家养猪🐷容易吗?明明就是蓝家白菜先动的手!现在金凌也同蓝家那个叫什么蓝思追的小子纠扯不清,这偌大的莲花坞可能……不,已经就剩他一个了啊……他们都走了呢,江澄突然笑了笑,嗨,反正他也习惯了,再想这些干什么呢。江澄转身离开,却听见大门口传来吵闹声,江澄挑挑眉,哪个不要命的敢在云梦门口闹事?悠悠走着正准备去教训一下闹事的,还没到呢,便听见一阵鬼哭狼嚎,“江澄!救我!金凌你赶紧的!把你那什么仙子牵走!别趁着蓝二哥哥不在就欺负我!有本事你来!单挑!别放狗啊你!……”魏无羡扒在墙头上,一抬头看见江澄,接着嚎,“师妹!救我!你不能把师哥就这么留这!我好不容易回个娘家你怎么这么对师哥!师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江澄愣了愣,唇角却勾起一抹笑,“魏不要脸你叫谁师妹呢!?”身体却特别实诚的准备过去把仙子带走,他前脚还没把仙子带走,后脚魏无羡的蓝二哥哥就到了,魏无羡扒着他蓝二哥哥死活不放爪子,嘴上也没闲着,一口一句师妹的喊着,叨叨着他放弃了与他二哥哥独处时间,来回一趟娘家有多不容易。江澄撇了眼旁边一直没什么动作的金凌“呦呵,今个儿金大宗主怎么想起来了来看看我?”金凌涨红了那张白净的脸儿,“舅舅!”赶忙跟上牵着仙子走在前面的江澄,他们身后,紧紧扒着蓝忘机的魏无羡在咋咋呼呼的喊着师妹。
        江澄突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随即打了个冷颤,这是什么可怕的念头。不过,其实这样也不错。

突然想写一篇追凌啊,就是两个人都以为对方喜欢景仪,就拼命阻挡对方接近景仪,但是实际上都喜欢对方那种双向暗恋,后来景仪被聂怀桑拐走了,然后😊两个人就去安慰对方,结果喝多了😁,就那么上床了,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成亲(●✿∀✿●)了。在蓝宗主怀里的舅舅表示想打人。😁告诉你们,不甜算我输。长篇吧?有肉,最近一星期吧,一定会开始。